首页 高校 西安翻译学院2022艺术与设计学院毕业设计展:“蜕变.创变未来”

西安翻译学院2022艺术与设计学院毕业设计展:“蜕变.创变未来”

在西译,践行将课堂知识与实践理论相结合的理念。“蜕变.创变未来”2022艺术与设计学院毕业设计展是艺术思维的交互与碰撞,从课堂走向毕业设计将生活融入设计理念。作品造型的多样配色的典雅,兼具实用性和前沿设计感,展现出艺术与设计学院的专业特色,彰显了西译学子的艺术风采。

“艺术是我们理解生活的方式。”,这是法国电影《梅子鸡之味》中的经典台词。在毕业季的前夕,更具有格外的意义。

毕业设计虽然完成了,但是对于这些毕业生而言是一个新起点,将来会对此进行更深入的实物制作及迭代。一件设计作品的生命,永远不会因为展览的结束而完结。追求更加完美的创新,才是一个设计者的成长之路。

部分参展的设计者与作品合影

本次活动艺术与设计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环境设计系、新媒体与产品设计系选出了许多的优秀作品参展,每一幅作品都像一扇窗,向大家展示不一样的风采。

此次参展的作品风格迥异、各具特色,为我们带来了一场精神盛宴,让人联想到同学们在创作时的那份热情。

每位艺术创作者在这里都拥有自己独立个性化的展示空间,西译为期待进一步了解他们艺术创作的欣赏者搭建了接近他们作品的桥梁。

展览的作品涉及绘画、海报、微缩景观、装饰品、陶瓷、服装设计、生活用品等。

此次毕业设计展是学生日常学习的汇报,也展现了西译学子朝气蓬勃的精神风貌和我校艺术与设计学院教师在日常教学工作中踏踏实实、勇于创新的风格。

在布置展会现场时,各具特色的作品便吸引了不少同学驻足观看,惊叹于西译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学子独树一帜的艺术素养。

西译为同学们提供的不仅是一个作品展示的平台,更是增进了师生间的交流,挖掘出更多的艺术灵感和形式。

已经拉开帷幕的毕设作品展,个中奇妙设计与丰富韵味,等待大家亲自前往参观。地点在西安翻译学院科技楼六楼西侧中厅

时间至本月底结束

艺术与设计学院毕业设计展让临近毕业的学生通过自己的创作作品来表达对艺术的热爱,历经四年的知识沉淀,在这个灿烂的五月,给自己的学业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学生采访

艺术与设计学院宫泽正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转瞬之间我已然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

回首初入西译,稚嫩的自己还对设计及视觉传达专业只停留在字面上的了解,而在西译沉淀的四年时光中,真的感慨颇多亦收获颇多。

带着对设计的好奇与兴趣,向同专业的老师学习,与同学们的讨论,以及课后一次次自我的不断欣赏、学习、尝试、突破与挑战,让自己对设计与视觉传达有了不一样的认知,我开始发现平面设计与艺术带来的魅力与能量。高中期间学习的造型绘画是作为美术生的优势,而自己从大一对设计的一无所知到大四已然参加大小各种设计类型的竞赛并斩获奖项让我充满信心。课余时光,也为许多公司进行了设计并被采纳到实际发行让我感到十分荣幸。这不仅仅是自我能力上的提升,也是对自身发展和未来工作都充满意义的成长。

而这次的毕业设计,我则回归初心,将自己的优势——造型能力与创意设计相结合。

在这次的设计当中,我目的不仅是为了展示最后呈现的效果,更注重背后的信息内涵,传递正能量,感染观者。

我结合近些年的时事新闻等,抓住一些社会事件热点信息紧贴时政。

在设计中,用真实的画面场景,结合文艺复兴时期的壁画油画等名作及各种现实荒诞的插画表现艺术手法相融而成一幅别样的、极具冲击力的插画。我的立题主要目的,是借插画呼吁人性中的善良与纯真,批判讽刺封建糟粕、文化糟粕和人性中的恶。利用插画作为媒介载体,宣扬正能量价值观同时隐喻现实。“乖谬2018”是借插画呼吁人性中的善良与纯真,批判讽刺封建糟粕,文化糟粕和人性中的恶。利用插画作为媒介载体,宣扬正能量价值观同时隐喻现实,发人深省。

画面既不失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的写实,围绕现实与人文打破封建制度对人的封锁,也不失荒诞现实主义的兽面人身的经典形象,利用夸张的表现与荒诞的手法、角色形象搭建画面深度故事性与叙事性。在画面中,共有十二个人物,与达芬奇《最后的晚餐》不同的是,画面中心不是耶稣的形象,而是圣母与子的形象,象征纯真与善良的本源,没有瑕疵与污点;而在《最后的晚餐》中耶稣的背叛者犹大的位置,又替换成了保护母子的孩子父亲的形象。作品中,画面负面角色以犹大一人为主,而在乖谬2018中,整体画面正面角色只有圣母一家三人而已。

就人物风格来说,只有圣母一家三人为古典主义油画风格,不同的是,其他九位角色的形象则是皆以荒诞现实的拟人怪相予以展示。从物理人物关系中来看,是一群恶魔一般的兽首人身的怪物想要侵犯吞食圣子的画面,有猪头人、裸男、小鬼、恶魔、眼镜男、鲨鱼男、鼠男和面具男。但从隐喻角度来说,则分别象征:政客、劣迹艺人、无德教师、无良商家、校园霸凌者、病魔、键盘侠和研究生化武器的科学家。不仅将社会中存在的时政切入,更是这个孩子自出生起就可能面对的各种各样的困难与不幸。

整体氛围既有父亲母亲保护孩子的温暖感亲情感,也有大氛围的危机感与惊悚感。无论是物理角度的人物关系还是隐喻的人物关系,无论是古典油画主义的三个角色正面形象与怪诞的现代手法的九个角色负面形象,都在不断的形成对比与矛盾,以此来响应主题—乖谬。

寄语学弟学妹们:

冯骥才先生曾说:“风可以吹起一大张白纸,却无法吹走一只蝴蝶。”

韶华自当倾负,我们应当让生活充实,变得有意义起来,定下目标并为之全力以赴。青春值得我们付出汗水与时间,收获的果实会让我们受益终生。

在西译的四年青春无比的美好与难忘,我感恩学校,感激老师,感谢同学,谢谢你们为我带来如此幸运的四年。(来源西安翻译学院)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