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资讯
首页 健康 西安交大一附院援武汉医疗队队长朱柏 :55天生死“战疫”

西安交大一附院援武汉医疗队队长朱柏 :55天生死“战疫”

朱柏,西安交大一附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党支部书记、副主任、副主任医师,也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她主动请缨,成为陕西第一批支援武汉医疗队成员之一。同时她还担任陕西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医疗组专家组长。

4月22日,已经返回陕西并进行了14天隔离后的朱柏,在休息了两周后,又投入到了医院的正常工作中。作为此次陕西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医疗组专家组长,且是西安交大一附院第一批奔赴武汉医疗队的队长,她深知自己肩负的责任与任务。最后,她出色的完成了此次支援任务,并安全的带回了和她一起支援武汉的医院首批10名医疗队成员。谈及此次支援武汉的事情,朱柏总有说不完的故事和对武汉人民的牵挂。

除夕前接紧急命令  3小时组成第一批11人援鄂小组朱柏介绍,在今年1月23日(大年二十九)当天下午3点多,他们医护人员接到了医院的紧急通知,称因疫情突发,武汉告急,急需从医院抽调一批医护人员前往武汉支援。她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主动报名,经过3、4个小时的紧急组织,从该院呼吸内科、重症医学科等科室抽调了11名医护人员完成了组队,等候出发,支援武汉。1月26日(大年初二)下午3点多,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一批援鄂医疗队正式启程,11名医疗队员义无反顾、奔赴前线。“当天晚上6、7点钟就飞到了武汉,经过短暂的调整,第二天就开始了紧张的专业培训。所有的操作都是从零做起,而且做的都是特别特别仔细,生怕出一点点错误。”朱柏回忆当时落地武汉后的工作状态。很快,在1月30日上午8点,经过培训后,交大一附院首批援鄂医疗队正式进入武汉市第九医院执行医疗援助任务。

接收医疗条件较差的重症病区   就地改造、改善救治环境据朱柏介绍,当时她们接管的是武汉市第九医院的重症病区和一个普通病区。而在进入病区后,队员们发现,因为医疗物资的短缺和条件限制,病区秩序显得无序。“我们接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现有的医疗物资和设备进行改造,病区的氧源、检疫用的喉镜、重症超声、气管镜等等都进行了改造和重新设置。”朱柏说,因为去的时候是当地疫情爆发最严重的时期,医院收治病人的病情也都特别严重,经过对病区设备及病人治疗方案的不断调整,这种紧张的局面在20多天后才得到了改善。朱柏称,因武汉市第九医院属于二级医院,医疗条件比较差,很多检查都不能完成。医疗队队员们对病人的治疗都是要经专家组反复探讨病情、严格把关和不断调整治疗方案。制定全队诊疗方案  还需全面负责队员防护安全作为专家组组长的她,会对重症病区进行查房,与专家组成员深入到救援一线了解患者的具体情况,根据国家下发的诊疗共识进行认真解读,并结合当地医院实际,通过远程会诊的方式,与“大后方”西安交大一附院的专家反复沟通交流,制定出适合陕西援鄂医疗队的诊疗方案、用药原则及疑难重危患者病情的讨论等工作。同时,朱柏所在的专家组还积极进行疑难危重症病例讨论、死亡讨论以及全院专家、院外专家远程会诊,从全局上把控重症患者的诊治,为重危患者的诊治提供了保障。作为交大一附院医疗队队长的她,她不仅要对患者负责,还要对自己队员全面负责。队员们的人身安全及身体健康情况,还要与“大后方”协调队员们所需的补给等生活必需品。同时队员们在支援武汉过程中,个人防护装备及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也需要协调处理。

支援期间出现发烧、拉肚子   心理压力特别特别大在支援武汉期间,其实也发生了一件让人担心的事情,朱柏自己和所在的医疗队个别队员,发生了拉肚子情况。因为新冠肺炎的表现症状恰好有拉肚子、发热等特征,这让作为队长的她,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们每天都会与病人接触,当时有队员队拉肚子,我们就赶紧吃药治疗,而我也出现了,幸好我们都只是单纯的拉肚子,并没有大家担心的那种接触传染的情况。”朱柏回忆当时的情况,仍感到后怕与担忧。朱柏说,她在随后的支援日子里还出现过一次发烧症状,“当时烧到了39度以上,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内,吃了医疗队出发时带的药,也不让其他人接触,直到两天后退烧,心里才没有那么紧张了。”“当时心理压力特别特别大,想着来的时候是11人,回去的时候也要我们全队11人一个都不能少。”朱柏想着当时出发武汉时给医院领导的承诺,在工作中,她不忘关心队员的生活等方面需求。西安交大一附院作为他们11人的“大后方”,也给他们提供了很多支援。在出发前,医院为整队准备了50箱物资,有吃的方便面、火腿、榨菜,还有一些常备的药品和葡萄糖,及当时整个社会都紧缺的防护衣物装备、消毒用品等。武汉人很不容易  但他们心中充满了感谢已经回到陕西的朱柏,完成了自己和队员的支援任务,现在回想在武汉的日子,也有很多让她特别感动的人和事。朱柏介绍,她们医疗队居住的酒店离医院有两站路,当地也给医疗队配了两辆公交车,负责接送队员上下班。每天早上,有志愿者开车来到酒店接他们。“志愿者们总会对医疗队成员说谢谢,谢谢我们不顾自己安危,舍弃与家人团聚的时间,赶到武汉救援一线帮助他们。”朱柏说,武汉人也为前来支援的医疗队捐赠物品,吃的、喝的、用的、穿的……都有,因为去武汉的时候还是冬天,医疗队队员带的都是厚衣服,而随着时间推移,天气越来越热,武汉当地人就为队员捐赠衣服。“其实武汉当地人也很不容易。武汉人民对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充满了感谢。”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无论走到哪儿都能听到感谢的话,去医院的路上,开会的现场,病区查房检查的时候……志愿者、患者及陌生的武汉人都是不断地感谢。

想过生死,做了最后打算,对家人充满了愧疚1月26日出发支援武汉,3月22日从武汉返回,整整55天,包括西安交大一附院11名队员在内的陕西第一批援鄂医疗队的137名队员凯旋。朱柏回想起当时出发前与家人离别的场景时,对丈夫孩子、对整个家庭充满了愧疚。“我女儿毕业后一直在北京实习,春节前,她专程赶回来,说是专门陪我过春节的,但我却去了武汉,不能陪她。”朱柏说到女儿时,满脸都是愧疚之情。因为当时去武汉之前,大家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了解的很少很少,她已经做好了最后的打算。“出发前曾想过生死,也想过去了有可能回不来这种情况,当时我和丈夫、女儿三人一起在客厅沙发上照了一张合影。”这次她安全回来后,在隔离后回家,第一时间,一家三口再次合照了一张合影,还是原来的人和地,但所怀的心情已完全有了改变。朱柏说,其实在刚开始她报名去支援武汉时,给自己丈夫也说了,他并没有“拖后腿”反对,这也是她能一直安心在武汉工作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凡当时他有一丝丝反对的意思,我估计我都很难安心。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是很感谢我的丈夫。”朱柏顺利返回陕西后才得知,当初她走后,女儿一个人在家哭了好几天。这让她对女儿有了更深的愧疚。但丈夫的一句话,也让她得到了很大的安慰。“我爱人对我说,如果这事放在他自己身上,他也会那样做,选择我当初的决定。”

全国人民齐努力   一起抗疫一定赢目前,国内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而国外疫情还在不断蔓延,境外输入病例每天也在持续着,对此,朱柏表示,希望大家一定要重视个人卫生,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更要做好个人防护与预防。尤其是面对即将到来的五一假期,建议大家外出不要聚集,不要扎堆,更不要聚会聚餐。“我们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不想再经历这样的情况了。”经过此次“战疫”,也让朱柏看到了全国人民和国家对于共同抗疫的决心和努力,疫情爆发后,在国家统一号召下,全国四面八方的医护人员全部向武汉、向湖北支援,全国人民一直在共同努力,一起抗疫。“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这场疫情防控狙击战”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